耘朵☁/鹿亦晗

小丸子和小玫瑰🐾

相交线『副四』

第一次写文 我也不知道写的什么。。。感觉渣了 但是谢谢我四叔的鼓励 还帮我想了名字 @冰璃公子小薛采  么么~
不要在意格式。。。第一次。。。

一、

陈皮穿着师娘新缝制的褂子去找张日山 彼时的二人还是十五六的青涩年纪 但就是这青涩的年纪里 爱情的种子早已种下 陈皮对张日山有了说不出的感觉  张日山亦是希望能和陈皮一直在一起  他们不知道那是爱情。

二、

“陈皮!别跑了!跟我回去!”
“张日山!呸!老子跟你回去?回去不就是待在那牢里吗 呵 他们不给我师娘做最后一碗面 张启山不给师娘药 都是他们!都是他们害死了我师娘!”

长沙城郊外的山上,张日山带着张家的亲兵团团围住了越狱的陈皮 若不是陆建勋的突然介入 张日山不知道该怎么样名正言顺的放走陈皮 他不想抓陈皮 却也不得不抓 十里河滩的命案 张启山的命令 陈皮的狠戾压的他喘不来气。
“报告!佛爷 属下无能 没能把陈皮抓捕归案”张日山如实汇报着。
“无妨,他跑进了山里 过不了两天就会自己出来的 传令下去 全城通缉陈皮。”
“是 佛爷 属下这就去办”
这些年 因为丫头的病 陈皮不惜与日本人合作,与张启山反目成仇作,甚至屠尽十里河滩,犯下了滔天的罪行。这些年 张日山努力的成为了张启山身边最得意的副官。两个人渐行渐远 陈皮觉得张日山再不是他眼中那个笑的像个小狐狸的男孩儿。张日山觉得陈皮再不是那个明明比自己年纪大却单纯的很的小哥哥。

三、

“陈皮,你我师徒一场,今日就是分别之日,如果你在里面死了,你依然是我徒弟但阴阳相隔无法相见;但如果你活着出来,我们不再是师徒,恩断义绝,也不准你踏入我师门半步。”
陈皮从未想过竟是自己的孝害死了师娘 那根从黑市买来的簪子有尸毒 尸毒进入血液即便是华佗在世也无药可救。
陈皮恨死了自己 他把那破碎的簪子划向了自己的手。本想一死了之却在浑浑噩噩的逃了小半个月之后又被关进了这墓子里解毒。

“师父!我死了无所谓,师父你一定要找到陨铜,一定要救师娘啊,师父您一定要拿陨铜救师娘啊!”
陈皮,哪怕是夫人已经去世,哪怕是生死大劫你的心里始终没有我张日山一丝地位。。。陈皮。。。你究竟有没有心。。。

终、

爱情的种子刚刚种下却还没来得及浇水施肥就已经凋谢。。。
此后长沙城里人们再没见过那个狠戾,杀人如麻的陈四爷,也再没人看见那个俊俏的副官对谁笑过。。。

评论(10)

热度(28)

  1. Brian耘朵☁/鹿亦晗 转载了此图片
    写的棒棒哒